当前位置: 聚富财经 > 财经 > 要闻 >

诺亚财富: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 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

2019-07-09 16:57:00 来源:第一财经 浏览:



  诺亚财富对于旗下歌斐资产起诉承兴及京东相关事项发布说明称,相信真相只有一个,相信相关司法机关会依法查明真相,将积极通过民事和刑事程序尽责最大程度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尊重司法机关的最终裁决。目前我们可以对公众告知事实如下:

  1、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

  2、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

  3、歌斐正在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并尊重司法机关最终的判定结果。

  【相关报道】

  

  7月9日午间,针对34亿元踩雷事件,歌斐资产回应称,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国际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

  歌斐资产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该项目遭遇欺诈,现在全力追回,目前在经侦过程中,“相信相关司法机关会依法查明真相,诺亚也会积极通过各种市场化方法与手段尽最大责任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

  对于旗下歌斐资产起诉承兴及京东,诺亚最新说明称:“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

  就在7月9日下午,京东集团就承兴事件作出情况说明称,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9日早间,京东说明还称,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被诈骗一事,京东已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在内部信中称,诺亚财富名下的“创世核心企业集金私募基金”(下称“创世基金”)向承兴国际控股关联方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京东”)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了34亿元人民币的供应链融资。但京东7月9日回应称,此事与京东无关。

  发现风险后,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已采取了增加、查封承兴国际控股股票质押等六项措施。截至7月9日早盘收盘,质押给诺亚财富方面的承兴国际控股股份,市值仅为5.7亿元左右,与投资款之间存在28亿元的巨大缺口。

  公开信息显示,承兴国际控股、博信股份大股东的股份,已经全部质押,而且两家公司账面资金都不足2000万元人民币。而相关各方并未披露创世基金的直接借款方。

  应收款的债务方京东否认与事件相关,底层资产是否真实——卷入博信股份、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罗静被刑拘一事之后,诺亚财富34亿元投资踩雷的真相扑朔迷离。

  底层资产真实性存疑

  7月8日晚间美股开盘后,诺亚财富(NYSE:NOAH)股价从前一个交易日的44.74美元/股,暴跌最低至34.5美元股,最大跌幅达到23%左右。截至收盘,仍然大跌20.43%,收于35.6美元/股。

  诺亚财富当日盘前公告称,该公司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下称“歌斐资产”)发行的产品,为H股公司承兴国际控股相关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实际控制人罗静,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中国警方刑事拘留。

  此前的7月5日,博信股份(600083.SH)已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随后,承兴国际控股也公告称,已于当日得知罗静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

  根据诺亚财富相关公告,歌斐资产管理的创世基金,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控股关联方就其与京东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

  东方财富数据显示,2019年6月19日,诺亚财富下属的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诺亚租赁”)成为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东,持股数量约为6.77亿股,持股比例为62.84%。

  歌斐资产在7月8日的一份说明中称,由于相关方涉及金融诈骗仍在刑事侦查过程中,预期在创世基金投资期届满时暂时无法进行分配,因此依据基金合同约定,对基金份额的投资期到期日延期。

  7月8日晚间,汪静波发布的内部信开始在社交媒体大范围传播。她在信中称,创始基金分配预计延期时间半年到一年。

  截至目前,对于创世基金的产品成立时间、对应的直接融资方、产品期限、交易结构、资金发放形式等关键信息,诺亚财富、歌斐资产、承兴国际控股等相关方,均未做任何披露。而创世基金投资标的底层资产如何无从得知。

  7月9日上午,京东方面回应第一财经称,此事与京东无关,承兴国际控股方面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已经配合受害公司报案。

  诺亚财富方面还称,目前此案件已在司法流程中,据已经得知的信息是此案件系精心策划、酝酿多年的诈骗案件,众多金融机构和个人均成为受害者,歌斐资产已经提前采取法律措施,保障基金投资人的合法权益。

  讨回难度较大

  诺亚财富方面对第一财经称,自从发现风险之后,歌斐资产已经采取了六项主要措施,具体包括:1、增加了上市公司股票质押并查封了上市公司的股票;2、查封相关银行账户;3、发出催款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债转协议履行还款义务;4、并启动对该基金投资人的合规的信息披露公告;5、就已经到期的基金,对相关方提起了刑事和司法诉讼;6、向行业协会与监管单位进行备案。

  诺亚财富方面还称,该公司同时联系了一些大型困境基金,做了有效的交流,“有了一些初步的共识,在基金延期到期前提出一些切实可行方案。”但从股权质押来看,要想保证资金顺利追回,可能存在极大难度。

  诺亚财富在7月8日的一份声明中称,上述持股并非股权转让,而是歌斐资产代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诺亚租赁与承兴国际控股股东China Base Group Limited签署的合同,而采取的股权质押措施。

  诺亚财富还称,上述质押的质权人为创世基金、诺亚租赁,因前者为契约式基金,不具独立法律主体资格,故由基金管理人歌斐资产代为签署,质押方为China Base Group Limited。同时,由于须向上穿透到实际控制人的要求,因此将歌斐资产、诺亚租赁的上层股东诺亚控股、上海诺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一并披露。

  最近3个交易日以来,承兴国际控股持续大跌。其中,7月4日、5日,分别下跌16.14%、8.93%。罗静被刑事拘留的消息传出后,7月8日盘中最大跌幅更是高达90%,最终报收于0.9港元/股,跌幅高达80.39%,3个交易日累计下跌5.11港元,累计跌幅高达85%左右。

  7月9日早盘,承兴国际控股一度出现反弹,以1港元的价格开盘后,最高曾上冲到1.1港元,较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上涨0.2港元,涨幅超过22%。但截至下午16:00,报于0.67港元/股,跌幅25.56%。

  按照7月9日下午16:00股价计算,质押给诺亚方面的承兴国际控股上述股份,目前市值仅为4.54亿港元左右,约合人民币仅4亿元,距离34亿元的融资额相差甚远,静态缺口高达约30亿元。

  而China Base Group Limited质押给诺亚方面的股份,已是该公司所持有的全部股份。公开数据显示,China Base Group Limited共持有承兴国际控股6.77亿股,持股比例62.8397%,已无其他股份可供补充质押。

  截至目前,承兴国际控股、诺亚财富,均未披露这笔巨额资金的直接融资方。

  根据承兴国际控股2018年中报披露,当时该公司资产净值只有5.88亿港元,反应偿债能力的流动资产中,应收贸易账款及其他应收款为6.58亿港元,银行结余及现金只有2542万港元。

  博信股份一季报则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只有1923万元。控股股东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6530万股也已经全部质押。

  屡次踩雷

  对于此次34亿元踩雷,汪静波在上述内部信中称:“从宏观的角度来说,经济走到了周期的尽头,当经济下行,抵押品衰竭,资本品价格不再上涨的时候,暴雷的会越来越多,系统性风险也越来越大。”作为有一定规模的资管机构,很难百分之百规避风险。

  汪静波还在信中称,2014年,诺亚遭遇了“景泰事件”,最关键的是前3个月,项目处理小组需最大限度获得实质性突破,对整个基金的回款产生积极正面作用,“最后成功画上句号”,保护了客户权益。

  作为国内最大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这不是诺亚财富及其下属歌斐资产第一次“踩雷”。在2017年初的东北乳企辉山乳业(06863.HK)被做空机构质疑造假而引发的危机中,歌斐资产也曾卷入旋涡。

  第一财经2017年3月30日曾报道,歌斐资产触雷辉山乳业共有两款私募产品,分别为“歌斐创世优选一号投资基金”及“歌斐创世优选二号投资基金”,该两款私募基金均成立于2016年3月30日,并于2016年4月11日备案。

  根据公开信息,辉山乳业危机爆发后,歌斐资产在2017年3月底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要求冻结包括中国辉山乳业控股、当时的主席兼大股东杨凯及其控股公司冠丰,以及另一名人士的资产,禁止其将资产转移或移离香港。

  汪静波所称的“景泰事件”是发生在2014年,深圳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私募基金,与西南一家房地产企业合作,通过杠杆和多层嵌套,以撬动房地产项目开发,但却遭遇资金链断裂。为了填补资金窟窿,前两者编造了并不存在的银行过桥贷款项目,最终骗取近10亿元资金,诺亚财富也卷入其中。

  在内部信中,汪静波称,诺亚财富忠实履行管理人职责,但歌斐资产出现风险的一些产品,却存在瑕疵。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9月,因存在信息披露不规范,防范利益冲突机制不完善,安徽证监局决定,对歌斐资产采取监管谈话措施。

  江苏证监局在2018年7月披露,歌斐资产2016年3月30日成立歌斐创世优选一号、二号投资基金,在管理过程中,明知基金受让的基础资产系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下称“辉山集团”)对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下称“辉山中国”)的借款债权,却在基金合同中披露为应收账款债权,未履行诚实信用义务。

  江苏证监局还认定,歌斐资产未履行谨慎勤勉义务:一是基金合同关于产品风险的揭示前后不一致,基金合同第十八条“风险揭示和风险承担”之“特别提示”中产品风险为“中等”,基金合同其他部分产品风险为“中高”;二是未对尽职调查中收集的辉山中国合并会计报表相关数据进行仔细审阅,未发现报表中部分数据勾稽关系的明显错误;三是未对尽职调查报告中的相关公司股权结构图进行仔细审阅,未发现图中辉山集团的股权结构与实际不符。为此,江苏证监局决定歌斐资产出具警示函。(来源:第一财经)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