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聚富财经 > 财经 > 导读 >

盛运环保债务危机 原董事长被证监会列为老赖

2018-11-22 16:10:27 来源:新京报 浏览:

K图 300090_2

  2017年,盛运环保迎来上市以来的首年亏损,2018年,盛运环保陷入债务危机。曾承诺为关联方代偿的原董事长却已辞任。

  11月7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因资金周转困难,致使部分到期债务未能清偿。经计算,截至目前,盛运环保共有58笔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合计为265757.5万元。

  盛运环保方面表示,公司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风险,也可能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这些可能将会影响到公司的生产经营和业务开展。

  资金链紧张、债务逾期的背后,非一日之寒,其去年坏账损失达3.17亿,商誉减值准备2.67亿元。同时,关联方资金占用问题也引人关注。截至2017年底,盛运环保其他应收款达27.13亿,其他应收款重大变化“系关联方资金占用所致”。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其他应收款为31.12亿元。

  截至目前,盛运环保的总市值今年已经蒸发约88.57亿元,控股股东开晓胜也于今年从上市公司辞职,并被中国证监会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11月9日,新京报记者按照盛运环保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公司董秘和证代邮箱,截至定稿,没有收到回复。

  2017年业绩“变脸”,主因系资产减值

  官网显示,盛运环保集团创立于1995年,现如今已从一个作坊式企业成为集团化上市企业。2010年6月,盛运环保在创业板成功上市,根据Choice统计,2017年是盛运环保上市以来第一年出现亏损的情况。

  根据财报,盛运环保2017年营业收入约为13.5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3.18亿元。而2016年,盛运环保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19亿元,只一年时间,盛运环保的业绩从盈利1亿多转变为亏损超13亿。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盛运环保2017年分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约为696.15万元、4831.9万元、-5156.04万元、-13.22 亿元。由此可见,盛运环保全年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第4季度的大幅度亏损。

  在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的时候,盛运环保提到,2017年第4季度业绩大幅下滑是因为年底对各项资产全面进行了减值测试,计提了大量减值损失所致。记者注意到,其2017年度坏账损失达3.17亿元,商誉减值计提准备2.67亿元。

  其关联方占资也不容忽视。截至2017年底,盛运环保其他应收款达27.13亿,一年增了9个多亿,其他应收款重大变化“系关联方资金占用所致”。

  另外,盛运环保2017年还存在内部控制重大缺陷,其中,财务报告重大缺陷有3个,包括:经自查发现,公司存在多起担保未履行合规的董事会和股东大会程序,且包含对非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非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的担保;2017年,公司发生多起对外财务资助。相关财务资助未履行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决策程序;2017年报编制时发现,公司在2016年度中,公司记账存在公司对融资行为的少记、迟记、漏记等现象,致使公司对2016年度数据进行差错更正。

  26.6亿债务到期未清偿,高管掀离职潮

  2017年“变脸”的年报发布不久,2018年5月10日,盛运环保今年首次发布关于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彼时,共有31笔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合计约为6.29亿元。

  此后,盛运环保多次发布关于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债务金额也越来越高,直到11月7日,到期未清偿的债务达到58笔,合计约为26.58亿元。

  债务危机爆发之后,有报道称,盛运环保“拖欠员工工资、北京公司部分人员被强制转岗分流到合肥工作”。对此,11月9日,新京报记者按照盛运环保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公司董秘和证代邮箱,截至定稿,没有收到回复。

  不过,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盛运环保发布的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盛运环保提到“目前,由于公司有较为严重的债务风险,公司员工工资出现了未及时发放的现象,导致部分业务骨干流失,而公司部分冗员却难以裁撤,这导致公司管理方面将难以提高工作效率。”

  在业绩下滑、债务危机爆发的同时,盛运环保的管理层也发生了“换血”。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今年是盛运环保上市以来发布辞职公告最多的一年。

  根据choice统计,从4月2日到8月24日,盛运环保累计发布了5次辞职公告,首先是开晓胜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辞职后不再在公司任职。

  6月12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胡凌云因身体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职务,辞职后将不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值得一提的是,在盛运环保2017年财务报告内部控制缺陷认定及整改情况中,“因公司董事胡凌云于2017年10月担任盛运重工的董事,公司与盛运重工及其下属公司形成关联方,2017年公司与盛运重工及下属公司的关联交易未履行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决策程序”这起事件被认定为盛运环保财务报告重大缺陷之一。

  随后,郑凤才和乔广义均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公司总工程师曾纪进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高管职务,和前面2人一样,这3人在辞职后均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国资驰援未落定,5个月市值蒸发72%

  盛运环保的债务危机能否解除?从一份份关于债务到期未能清偿公告中公司拟采取的措施中就可以发现,盛运环保已将川能集团视为“救命稻草”。

  今年5月23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盛运环保、盛运环保控股股东开晓胜、川能集团三方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书》。天眼查资料显示,川能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为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为67.8%,而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四川省人民政府全资控股的企业,截至2017年底的总资产规模为1183亿元。

  关于本次合作,具体是指,盛运环保控股股东开晓胜决定将其所持有的盛运环保全部股份进行转让,所以这起交易也涉及了上市公司控股权的变更。三方承诺,就政府授予盛运环保的40个筹建和在建的城市生活垃圾发电项目(日处理31350吨),川能集团将对相关垃圾发电项目按照特许经营权协议投资额度不低于156.75亿元。

  《战略合作协议书》签订后,为使公司走出困境,盛运环保表示“公司将成立工作组,与控股股东、川能集团就协议3个月排他期内公司项目情况与当地政府洽谈,共同推动项目建设。同时,公司将积极推动控股股东与川能集团就上市公司控股权转让工作。”

  相关公告显示,盛运环保和川能集团目前已经在宣城、枣庄、济宁、海阳项目上开展合作。

  10月19日,新京报记者致电盛运环保,了解其与川能集团的合作进展,盛运环保工作人员回复称,大股东与川能集团的股权转让进展结果还没有出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盛运环保今年的股票在二级市场上表现不佳。因筹划重大事项,盛运环保自2017年12月1日开市起停牌,停牌7个月之后,2018年6月1日,盛运环保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股票上午开市起复牌。

  Choice显示,复牌之前,盛运环保的总市值为121.96亿元,复牌之后,截至2018年11月9日收盘,盛运环保当前股价为2.53元每股,对应的总市值为33.39亿元。换言之,在5个多月的时间里,盛运环保的总市值已蒸发88.57亿元。

  原董事长开晓胜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在盛运环保的债务危机中,原董事长开晓胜目前也有巨额款项尚未清偿给上市公司。

  截至2017年年底,开晓胜持有盛运环保13.69%的股份,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而根据最新公告,其仍是实控人。

  不过,开晓胜已经从上市公司辞职,并被中国证监会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列入原因为上市公司相关责任主体逾期不履行公开承诺,惩戒措施为限制乘坐火车高级别席位和民用航空器,起始时间为2018年10月17日。

  截至2017年底,盛运环保其他应收款达27.13亿,其他应收款重大变化“系关联方资金占用所致”。

  盛运环保于11月7日发布的关于清欠解保进展情况的公告显示,开晓胜曾承诺为关联方公司履行代偿义务,截至目前,安徽盛运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用经营性货款清偿了2298.10万元,未清偿账面余额为221512.81万元。新疆开源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5046.08万元,安徽润达机械工程有限公司10746.46万元均未清偿给上市公司,开晓胜也未代为清偿。

  一方面,开晓胜强调自己“在积极筹措资金偿还上市公司”,另一方面,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自盛运环保上市以来,开晓胜多次进行减持。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3年7月到2016年年底,开晓胜共在14个交易日累计减持了15次,套现总金额约为16.58亿元。

  另外,新京报记者自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在一份关于前桐城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潘章生犯受贿罪的一审刑事判决书中,有提到安徽盛运科技工程有限公司开某某是行贿人之一,天眼查资料显示,安徽盛运科技工程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盛运环保的全资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为开晓胜。

  那么,判决书中的行贿人安徽盛运科技工程有限公司开某某是盛运环保控股股东开晓胜吗?11月9日,新京报记者就此事求证盛运环保方面,截至目前,没有收到回复。

(文章来源:新京报)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