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聚富财经 > 财经 > 原创 >

华谊兄弟“黑暗时刻”:市场份额急剧萎缩,十大院线垄断票房

2019-02-28 18:34:46 来源: 浏览:

      平昌冬奥会闭幕了,在冰场上展现了北京八分钟。欢畅、轻盈的高科技绚丽线条带给了我们眼前一亮的感觉。

     有人拿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场面,并发了对比后的感慨:

     十年前我希望世界懂得我,十年后我知道世界在于我。

     先不论观赏性、艺术性,起码整场表演展示出来的自信,已经远非十年前能比了。

     作为这场表演的总导演,有着国师美誉的张艺谋先生,再次展现了他那天才的创意。而张先生上一部商业电影是万达影视投资的《长城》,票房可是一塌糊涂。

     《长城》上映时有个有趣的小插曲,作为万达影视的竞争对手,华谊兄弟的影院排出了680元的高价。

     不难发现,上市公司中的影视公司,都逐渐开始开展影院业务了。

现在的电影票房动辄10亿20亿,像《战狼2》甚至票房超过50亿,这么赚钱的生意,发行方为什么不专心去做?

2018226日晚,华谊兄弟发布业绩快报,公司2017年营收为38.71亿元,同比增长10.49%;净利为8.28亿元,同比增长2.5%而38.71亿元芳华》就占有了14亿票房收入年收入怎么会这么低?

其实这就是电影发行企业的特殊之处了,票房收入不是都能拿到手的,最终到手的只有30%左右。

在动辄大手笔投入的现在,电影票房低于10亿基本是赔钱的。

2015年华谊兄弟累计票房约为43亿,2016年票房收入约31亿,2017年约51亿。
可以看到2016年有明显的下滑,2015年到2016年上映的多部影片,诸如《老炮儿》、《纽约纽约》、《奔爱》、《摇滚藏獒》、《罗曼蒂克消亡史》等作品,除了冯小刚的《老炮儿》,其它作品几乎全线赔本。
2018年一季度,华谊兄弟因为《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下滑的情况得到改观。原本想着乘胜追击,拿出王牌冯小刚为2018年的业绩再加一把火。哪知道,冯小刚刚在微博上宣布电影《手机2》开拍,便受到了崔永元的炮轰,一抽屉的阴阳合同让华谊兄弟站上了风口浪尖。

如今,凭借一部电影就能奠定江湖地位的时代早已过去,对华谊而言,冯小刚也不再是手中唯一的王牌,可在内容生产上的乏力一看便知:今年的《奔爱》、《魔兽》和《陆垚知马俐》票房未及预期,《摇滚藏獒》亏损严重,华谊寄托厚望的只剩下《我不是潘金莲》和《罗曼蒂克消亡史》,即使通过引入保底分散了部分投资压力,倘若《我不是潘金莲》票房不好,有人预测,华谊影业今年的财报将更加难看。

面对不利的经营局面,华谊从今年上半年就开始进一步巩固内容生产,寻求多元化布局:涉足动画、IP改编、网络电影和网剧等领域,创新多个节目。但有人认为,从目前的实际效果看,华谊的多元化内容布局,盈利效果并不显著。原因在于,只做内容风险较大,很难一直持续把握对市场的偏好情况;另外,同样主要的是:华谊的布局大部分都在内容端,受控于传播的渠道。

而纵观中国电影市场的利益格局,近年来,以万达为首的十大院线已掌握全国七成的房,这种集中的趋势还在进一步加强——可是,这种院线巨头日益走向垄断的趋势之下,居然不包含华谊兄弟影院?

在市场竞争远没有当今激烈的前些年,以制片为主要优势的华谊,发行团队几乎只要亮出华谊和冯小刚就能大获全胜。虽然早在2014年,华谊就改革发行业务,组建地网发行团队,但业务团队没跟上市场的发展速度。

阿里影业、万达影业和乐视影业等新兴影视公司,虽在制片上不如传统影视公司有经验,但在互联网发行或院线资源上优势明显:光线有猫眼,万达有时光网,阿里有淘票,腾讯有微影时代,乐视有乐视网,华谊在发行上的脆弱在今年表现得很明显。作为例证,暑期档的《摇滚藏獒》由于全国发行工作出现重大失误,导致排片不佳,华谊两位高管被降职。

2009年华谊提出的去电影化战略,虽没有边缘化电影业务的初衷,但在构建全产业链的同时,本身在电影生产数量跟质量上的削弱、在电影市场份额上的萎缩已是不争的事实。

最近一系列动态显示,华谊有意重回电影化,收复旧山河。

但产业链中最核心的内容环节已在去电影化的口号中变得弱势。电影产业发展的原动力是内容,回到起点拍出好电影,继续提升内容生产能力或许才是能否重回江湖地位的关键

相关资讯